中国语文教学应酝酿一次重大的“转身”

中国语文教学应酝酿一次重大的“转身”


陈金才


  在进行“中外母语教学比较研究”这一课题研究时,我发现国外的母语教学比我们更加重视学生语言表达能力的训练。美国小学课程设置中,每天有2小时的时间是“写作专用时间”。俄罗斯的中小学语文课程是由俄语课和文学课组成。俄语课即语言课,主要用于习作训练和语言知识的教学。我们的近邻日本的国语教材不是由一篇篇课文连缀组成,而是由偏重于“听说”、“写作”、“阅读”和“语言事项”教学的一个个单元构成。听说单元、写作单元没有课文,重点进行听说和写作的训练。
  其实,传统的中国语文教学也是重表达的。沿袭上千年的科举考试,只考一篇作文。就一篇文章,也能考出一个人的学识、视野、胸襟和语言能力,为统治者选拔出一批批进入统治阶层的“仕”,这其中也有众多的有识之士。在中国古代的语文教学的学堂里,如果有哪位先生整天教弟子写近义词反义词,搞词语搭配,或者做排列顺序错乱的句子之类的近乎游戏的习题,那真是贻笑大方。
  只是到了近现代,尤其是建国之后,受前苏联的“红领巾阅读法”的影响,我们的语文教学的课堂充斥了大量的繁琐的分析,语文考试中,所谓的“基础知识”的比重越来越大,中国语文教学重表达的传统才逐渐丢失。现如今,更是发展到了极致。大量的习题练习,让学生舍本求末,繁琐的阅读分析,使课堂了无生趣,标准化考试方式的引进,更是扼杀了语文的情致美和创造美。
  作文,成了阅读的附庸。没有明确的课程目标,没有系统的教材,缺少具体的要求,一周只有2节作文课,并且从三年级才开始。老师带孩子们做了许多无用功,就是没有练好语言表达的硬功夫!高中毕业的孩子写一封信都不能做到文从字顺、清楚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不仅孩子的语言表达能力成问题,整个成人的语言系统似乎都出了问题,失去了典雅、精致、幽默、富有情趣的语言传统,讲空话,讲套话,讲干巴巴的话,讲毛病百出的话。这样,才会衍生出众多官员的“雷人”发言。
  语言表达,是最重要的生活技能。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评价一个人,说他“能力很强”,一般不是因为他会做数学题,或者跑步很快,往往只是通过评析他的“语言表达”而做出的判断。一个人可以不太懂高等数学,也不必精通某门外语,但他绝对不能不会“说话”。在三百六十行职业中,哪一行都不能离开“语言表达”,离不开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提高孩子的语言表达能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教给孩子谋生的手段。
  所以,中国语文教学应酝酿一次重大的“转身”:从重“语言理解”,转向重“言语运用”。这一转变,是重大的,从课程目标,到教材,到课程设置,到课程实施,再到课程评价,全面地、系统性地实行“重言语表达”的转变。这样,对于语文课程引发的变革亦将是革命性的。
  期待着这一“转身”的早日实现。

《中国语文教学应酝酿一次重大的“转身”》有4个想法

  1. 陈老师说出了我们语文教师想说的话,但我们无力改变这个事实。所以,做语文老师很痛苦,一方面背负着考试的压力搞繁琐的分析游戏,另一方面还要背负学生对语文和语文教学方式的不满。

  2. 考试会出一些学生根本不会出现的病句让学生来判断修改,阅读题甚至连文章原作者都做不及格,这个语文教学已经走火入魔,根源在于语文考试命题者已经走火入魔

  3. 语文是基础课,够用就行。违背了这一原则就容易出问题。作为一线语文教师,总觉得不对劲。看了这篇转身,才恍然大悟。问题原来就在这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