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学之路之三:新学年带来了转机

新学年带来了转机


陈金才


  三年级的时候,我进入了三四年级复式班,教我们的老师姓昌。开学的第一天,我第一个到学校,老师也还没来。我就在教室外边的走廊上大声读书。一会儿,昌老师来了,他并不知道我是个差生,看到我的表现,大加赞赏,后来又在全班同学面前表扬我,夸我到校早,爱学习,并交给我一个十分光荣的任务:让我管班级教室的钥匙,每天负责开门、关门。
  有个同学很不服气,大声对昌老师说:“老师,不能让陈金才管钥匙,他是个差生。”昌老师瞪了他一眼,他就不敢再有异议了。
  从那以后,我每天总是第一个到校,一到学校就大声读书。我觉得昌老师很帅,围一条围巾,上衣左边的口袋里挂一支钢笔,读书的声音非常好听。他上课的时候总喜欢穿插一些有趣的故事,我们听得津津有味。回到家里,我把昌老师讲的故事,再讲给爷爷听,爷爷也乐得笑呵呵的。
  有一次,昌老师讲黄继光奋勇堵枪眼的故事。讲到精彩之处,他把讲台当着碉堡,模仿着黄继光的样子扑上去。那讲台是一张旧课桌,有一条腿坏了,昌老师扑上去的时候,课桌倒了,昌老师也扑倒在地上。许多同学笑了起来。我急了,冲上去把昌老师扶了起来。昌老师笑了。下课的时候,昌老师跟另外一个老师聊天,他指着我,对另一个老师说:“别看这孩子年龄小,却是最聪明的。”啊,我终于又听到了我久违的表扬!我依然是“年龄最小却是最聪明的孩子”!那一刻,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
  之后,我每天上学去得更早。我喜欢学校生活,喜欢听昌老师讲课,喜欢做昌老师布置的作业,喜欢和同学们一起玩耍,连生病都不愿意呆在家里。期末考试,我爆了一个大冷门,语文、数学都是全班第一名,数学竟然神奇地考了100分。我把这重大消息告诉父亲。父亲以为他的耳朵出了问题,亲自跑到学校去问昌老师:“我儿子说他数学考了100分。他是撒谎的吧?”   
  昌老师得意地说:“我教的学生怎么会撒谎呢?你儿子是我们这里最聪明的!”父亲非常纳闷,奇怪啊,这孩子的数学怎么一下子就变好了呢?
  学期末学校举行总结表彰大会,按照惯例要请大队的干部来做报告。那天来的是大队的副支书,是我父亲的同学,他认识我。副支书教育我们要好好学习,将来做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他讲到中途,忽然用手指着我,说:“这小家伙就很不错,年龄小,很聪明,数学考了100分!你们都要向他学习。”他还让我站起来,让大家看看。昌老师和同学们一起为我鼓掌。我尽管很不好意思,可心里特别激动。这是我上学以来受到的级别最高的表扬!
  后来,“年龄最小、最聪明”成了老师和同学们对我的专用评价。我也时时以这个标准要求自己、激励自己。一直到高中毕业,我无论到哪个班级,无论这个班有多少高手,无论一开始我与他们有多大的差距,我总是对自己充满自信,用不了多久,我一定是这个班学习成绩最好的学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