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儿童

了解儿童


陈金才


  我当教师之初,总是喜欢模仿名师,学习他们教学中的一些技巧,但是总是收不到名师教学那样的效果。我为此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有人告诉我:要了解儿童。


  是啊,儿童是教学的起点,儿童的发展是教学的归宿点,我们怎么能不去了解儿童呢!


  什么是儿童?


  纪伯伦在《论孩子》中说:


  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乃是生命为自己所渴望的儿女。他们是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他们虽和你们同在,却不属于你们。你们可以给他们爱,却不可以给他们思想。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你们可以荫庇他们的身体,却不能荫蔽他们的灵魂。因为他们的灵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们在梦中也不能想见的。你们可以努力去模仿他们,却不能使他们来象你们。因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与昨日一同停留。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那射者在无穷之间看定了目标,也用神力将你们引满,使他的箭矢迅速而遥远的射了出来。让你们在射者手中的弯曲成为喜乐吧。因为他爱那飞出的箭,也爱那静止的弓。


  纪伯伦用诗一样的语言表达出健全的儿童文化的核心,儿童是独立的人,他们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灵魂,我们不能像训练动物一样地训练他们。


  于是,我又去看皮亚杰、看卢梭、看杜威、看蒙台梭利、看丰子恺……


  我从杜威那里明白了儿童教育是什么。杜威告诉我:生长是生活的特征,所以教育就是生长。教育不是把外面的东西强迫儿童或青年去吸收,而是须要使人类“与生俱来”的能力得以生长。我们必须站在儿童的立场上,并且以儿童为自己的出发点。教师不是简单地从事于训练一个人,而且从事于适当的社会生活的形成。


  丰子恺先生对儿童的描述给了我很深的印象,让我从此不敢小看儿童。


  他早在20世纪20年代,就在他的散文《给我的孩子们》中写道:


  “我的孩子们!我憧憬你们的生活,每天不止一次!瞻瞻!你尤其可佩服。你是身心全部公开的真人。……大人间的所谓‘沉默’‘含蓄’‘深刻’的美德,比起你来,全是不自然的,病的,伪的!……我在世间,永没有逢到像你那样肺肝相示的人。”


  他在散文《儿女》中这样写道:“天地间最健全的心眼,只是孩子们的所有物,世间事物的真相,只有孩子们能最明确、最完全地见到。”相对于成人的自己,他说:“我比起他们来,真的心眼已经被世智尘劳所蒙蔽,所斫丧,是一个可怜的残废者了。”


  蒙台梭利对于儿童学习语言的观点让我从此不再在课堂上“奴役”儿童。他认为,儿童的语言不是教出来的,而是自然地发展出来的。他同时强调,我们并不能因为语言不是教的,而对儿童的语言发展听之任之,“我们必须提供儿童所需要的帮助,随时辅导他们,使他们不至于独自摸索、盲目前进。”


  看他们,让我渐渐地走近儿童,发现儿童。同时,也让我发现,我以前是多么的荒唐。一个不了解儿童的人怎么可能当好教师!


  现在,我在我的课堂里努力把目标定得准一点,是受了维果茨基的教导;我让我的课堂教学每个板块尽量地用“活动”来展开,是受了皮亚杰的启发;我把每堂课努力创设成学生有趣的语词梦工厂,而不去强迫孩子们做机械的语言训练……都是基于我逐渐形成的“儿童立场”。


  了解儿童,是每一个想做好教师的人的第一要务。


  下面是我摘录的南京师范大学刘晓东先生列出的现代化儿童观的八条:


  1.儿童是人,他具有生存权,具有人的尊严以及其他一切基本人权。


  2.儿童是一个全方位不断发展的人,他具有满足生存和发展需要的权利。


  3.儿童期不只是为成人期作准备,它具有独立存在的价值。


  4.不同性别的儿童应当受到平等的对待。


  5.儿童有其内在的生动的精神生活,成人应当尊重和珍视这种精神生活;儿童还具有形之于外的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成人应注意理解和参与儿童的精神生活和文化活动,不应将成人文化无条件地强加给儿童。


  6.儿童精神世界和文化生活可以给成人以启示,成人应当向儿童学习。


  7.每个儿童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教育的目的不仅在于儿童的发展,而且还在于儿童的欢乐幸福。


  8.儿童有权拥有欢乐自由的童年。


  这是了解儿童的至理名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