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会讲故事的老师

做一个会讲故事的老师


陈金才



  我先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有一次,几个朋友小聚,其中有著名的语文特级教师老马。酒至半酣,对面那桌过来一位年轻人敬酒,自称是马特的学生。马特倒是有点记不起来了。


  年轻人非常恭敬,敬过大家的酒,又特意来到马特面前单独敬酒。年轻人兴奋地说:“马老师啊,我是您走上教学岗位教的第一个班的学生。我应该是您的大弟子了。我们那个班啊,调皮鬼特别多,我就是其中的一个。过去很多老师都头疼。您一接手教我们班,就把我们全镇住了。我们都很佩服您。”


  我们都齐声赞许马特。马特也露出得意之色,脸上越发红扑扑的。


  年轻人继续讲到:“那时候啊,我们最喜欢上您的语文课了,每天都盼着。您跟我们约定,只要我们在课堂上不捣蛋,顺利完成学习任务之后,每堂课留下10分钟给我们讲故事。您还记得您给我们讲的什么故事吗?”


  马特一时疑惑起来,答不上。


  年轻人大声说:“您怎么会记不得呢?故事连播——《一双绣花鞋》啊!说老实话,您当时给我们讲的什么语文课我都记不得了,可是您讲的那个故事我到现在都清清楚楚地记得!”


  哈哈哈……朋友们一阵大笑。马特也笑了,只是有点不太自然。


  那位学生到是一个实在人。想想也是啊,我们自己也可以回忆一下,上小学的时候语文老师在课堂上给我们讲的东西,你能记住多少呢?绝大多数都已经淡忘了,有的连影子都没有了,能让你记住一点点印迹的老师一定是非常了不起的了。马特的不自然,其实是语文老师集体的尴尬——我们的教学到底给了学生多少有用的东西呢。



  我想起了我上初中时的一位老师。


  这位老师姓王,教我们地理。王老师教我们地理,不带课本,不带讲稿,只是一支粉笔、一杯茶、一张嘴。可是,我们都像着了魔似的喜欢王老师的地理课。他教的地理,每次考试,我都用不着复习,准能考到九十五分以上,班上其他同学的地理考试的分数也出奇地高。是什么原因让王老师的地理课有这么好的教学效果?原来,王老师有一个绝招——讲故事!


  王老师每堂地理课都会穿插许多生动有趣的故事。他善于把课本中的知识点,巧妙地与历史人物、历史故事、还有他“文革”串联时的见闻趣事联系起来,常常让我们开怀大笑而又引发思考。


  有一次讲“黄河”。他首先问我们:“中国有句古话‘跳进黄河洗不清’,你们知道为什么吗?中国还有一句古诗‘黄河之水天上来’,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呀?”我们都睁大了好奇的眼睛,问道。


  王老师喝了一口水,给我们讲起了故事。


  有一天,红卫兵大串联的队伍来到山东省。有人大喊道:“加加油,快快走,马上就要到黄河啦!”于是,大家鼓起干劲埋头向前走。走了半天,却不见黄河的影子。有人开始抱怨:“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是看不到黄河呢?”


  路人说:“嗨!你抬头看看,这不是黄河吗?”


  他们抬起头一看,吓了一跳,原来黄河就悬在他们的头顶上,轮船好像在云朵中穿行!


  王老师又进一步告诉我们。原来,黄河流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山西、陕西、河南、山东等九个省,途径黄土高原时,河水中夹带着大量的流沙,到了下游时黄河里一半是水一半是沙。下游是平原地带,泥沙逐渐沉积,河床也越来越高,人们不得不不断地加高河堤,于是,黄河就成了“云中之河”了……


  于是,我们记住了这个故事,我们也就记住了“黄河”。


  还有一次,王老师一开始就在黑板上画一条横向的铁路,告诉我们,这是陇海铁路,西起甘肃兰州,东到江苏连云港。接着,他又画了一条与之相交的纵向铁路线,告诉我们,这是京广线。南起广州,直通北京。王老师在两条铁路的交汇处,画了一个圈,问道:“在这两条铁路的交汇点上的,是我国的哪座城市?”


  “郑州。”我们齐声回答。我们以为王老师接下来要开始讲讲这两条铁路,讲讲郑州这座城市了。可是,王老师又给我们讲起了故事。


  有一天,红卫兵大串联的队伍步行来到了郑州,到了郑州火车站。这是一个大站,人山人海。他们遇到了西边从兰州乘火车来的红卫兵,还遇到了南边从广州乘火车来的红卫兵。这两路的红卫兵都告诉他们一个消息,明天毛主席要在天安门广场检阅红卫兵,这是最后一次检阅,要他们不要再步行了,赶紧乘火车去北京。可是他们队伍当中有几个“忠心耿耿”的家伙,不肯坐火车,说这样去不能表明他们的“忠诚”,坚持要步行去北京。他们连夜出发,可是当他们赶到天安门广场的时候,已经是人去楼空,什么都没看见……


  王老师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哈哈哈……我们都大笑起来。在笑声中,我们记住了这个“忠心耿耿”的有趣故事。以后,我们一想起这个故事,就会想到郑州,一想到郑州,就会想到郑州是中国铁路的心脏,京广铁路、陇海铁路两大干线在此交汇,是全国最大的铁路枢纽之一。



  好的老师,不但善于讲故事,还善于创造故事。他们本身就是故事。


  还是我上初中时发生的一个故事。


  我们的学校紧靠着农田,秋天的时候农民在地里收红薯。下课的时候,有几个调皮的家伙,经受不住摆在面前的诱惑,悄悄地溜到地里,用脚剔出几个红薯藏在衣兜里。有个叫胡安中的家伙运气特别不好,被农民发现了,告到了教我们语文兼班主任的王老师那里。


  上课了,王老师一走进课堂,就先跟我们朗诵了一段他即兴创作的打油诗:


打了下课钟,


红薯地里出了个胡安中。


别人用铁叉挖,


他用脚捅!


  王老师话音一落,教室里哄堂大笑。王老师跟我们一起大笑了一阵,就一如既往地进行他正常的教学。没有再多的批评、指责,也没有让那位同学写检查,或者接受其它什么处罚。下课以后,王老师就没再提这件事,好像全然忘了这件事似的。


  可是,我们却把这件事当成了一个故事。课间休息,放学的路上,我们都在饶有兴趣地朗诵着王老师的这则打油诗。直到二十多年以后的同学聚会,有人还兴致勃勃地朗诵起这首打油诗,笑得大家前俯后仰。


  可是,我们却奇怪地发现。自从有了王老师的那首打油诗之后,红薯地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胡安中”。几十年来,这则打油诗也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每每想起,总不免要忍不住发笑;更奇妙的是,每到“瓜田李下”,我就很自然的想起这首诗,想起这个“红薯地里的故事”,心中就会自然地增添出一份谨慎,一份约束的力量!



  其实,讲故事是中国传统教育艺术中的瑰宝。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儿童道德教育丛书》的《三字经》中就有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香九龄,能温席”“融四岁,能让梨”,通过这些生动有趣的故事,让一代一代的中国孩子,记住了故事中一个个令人难忘的人物,也明白了故事中所蕴含着的深刻的道理。


  知识、道理,大多是抽象的。我们在很多时候,只是先记住了与之相关的故事,才记住了相关的知识和道理。成人如此,孩子更是如此!


  对于形象思维占优势的孩子们来说,对于充满灵性的孩子们来说,听故事,是他们最为享受的精神大餐。在那一刻,他们心情激动,神情专注,眼睛里闪烁着智慧之光!在那一刻,他们的心智之门开启,潜能得到极大的激发,他们进入了最佳的学习状态!


  世界上没有一个孩子不是这样!


  作为老师,如果你能够善于讲故事,善于常常把学生引入到你的故事世界里,你就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成效!


  所以,做一个会讲故事的老师吧。

一流的语文教师

一流的语文教师


陈金才


  我的关于三种语文教师的划分是这样的:
  三流的语文教师,教考试;二流的语文教师,学课文;一流的语文教师,建课程。
  教考试的语文教师,从备课到上课到布置作业,目标很明确,就是怎样帮助学生拿高分。往往课堂支离破碎,课后题海战术。这样的教法,对真正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益处不大,很多老师心里知道,但还是为之,因为这是一条出“成绩”的捷径。
  引领学生学好课文,把每一堂语文课上好,上生动,这是语文老师的基本使命。但仅仅如此,还不算是最好的语文教师。即便你是素质优良,课上得非常漂亮,经常在大大小小的场合上公开课,能赢得满堂喝彩的语文教师,仅仅如此,也不算是最好的语文教师。
  最优秀的语文教师是能够建立自己的语文课程的教师。
  他们有自己语文教学的理想和目标,这就是努力培养学生的语文素养,通过各种丰富多彩的语文活动培养学生健康的志趣与个性,在立言中立人。
  他们教教材,又不受制于教材。他们知道教材无非是个例子。把例子较好,并且敢于对教材进行合理的取舍、整合。他们不会让学生把所有的时间都耗在那些实在没有多少深文大意的课文中。
  他们热衷于组织学生开展各种语文活动。读课外书,建立班级图书角,每周举行读书报告会,引领学生驾着兴趣的风帆在书的海洋中遨游。开展各种语文综合性学习,考察自然,了解社会,研究历史,写成一篇篇观察日记、研究报考、探究论文。出版班级作文周报,建立班级作文网站,成立班级戏剧社等等等等。这一切,都以学生为主体,教师只是学生的引领者、朋友、参谋、顾问、欣赏者……
  很多时候,这些老师并不起眼。他们没有上过精彩的公开课,也没有发表过精妙绝伦的教学论文,也从不高谈阔论地发表意见,他们只是默默无闻地做着、做着。他们中有些人还有点土气,有点腼腆,甚至普通话还有点不准,但,不影响他们成为一流的语文教师。他们能异乎寻常地培养出一批批一流的学生。
  所以,他们是真正一流的语文教师!
  只要我们愿意去做,人人都可以成为一流的语文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