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课外兴趣班”

我的“课外兴趣班”


陈金才


  农村的孩子也不是整天就是玩耍,也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也有对艺术的喜爱和追求。可惜,当时农村的文化环境不行,我们见到的只是一些民间艺人。
  邻居李叔是个木匠,不仅木匠手艺好,还拉得一手好二胡。夏天的晚上,李叔端一张竹凳往院子里一坐,点上一支烟,喝一口茶,左手扶着二胡,右手持弓,手腕轻轻一抖,悠扬的胡琴声便从农家小院里飘起,弥漫在夏夜静寂的乡野里。琴声吸引来许多孩子。我和小伙伴们一起挤到李叔的院子里,在李叔二胡的伴奏下唱歌。我对李叔佩服得五体投地。那时,我经常做这样的梦:自己和李叔一样,拉着二胡,琴声悠扬,身边围着一群羡慕不已的孩子……
  有一天,李叔问我:“想不想学二胡?”
  我说:“想啊!我做梦都想!”
  李叔说:“那就拜我为师吧。”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真的吗,李叔?我没二胡啊。”
  李叔神秘地说:“跟我来吧。”
  李叔拿着一根木棍,带我沿着村边的小河向前走,眼睛扫视着河边的草丛。突然,李叔抡起木根向草丛打去,两三下之后,一条大蟒蛇翻着白肚皮横躺在草地上了。李叔开心得大叫:“哈哈,你有二胡啦!”
  几天以后,李叔给了我一把用竹筒蒙上蟒蛇皮做成的二胡,于是我就有了我平生的第一件乐器。那天晚上,我一早就来到李叔家,进入了我的二胡“兴趣班”。我对二胡的热爱到了一种狂热的程度,早晨拉,晚上拉,放学一回家就拉,不吃饭饿着肚子还在拉。爷爷说我痴啦。没过多久,我的身边也围了一群唱歌的小伙伴。过年的时候,村里有文艺演出,李叔还拉我一起去伴奏。那时候啊,我真有一点飘飘然的感觉。
  可惜我的二胡太土了,很丢我面子。我多想有一把真正的二胡啊。李叔告诉我,三十多里外氾水镇的文具店里有二胡卖,便宜的也要五六块钱。于是我有了主意。那年放暑假,我每天早晨五点多就起床了,提着个塑料袋在村前村后的树林里转悠。我在找知了壳,那东西很值钱,村里的中药房在收购。暑假快结束时,我居然有了六块五毛多钱。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我提着一个沉甸甸的钱袋,乘车去氾水镇买二胡。进入文具店,我终于看到了我朝思夜想的二胡了。我选了一把最便宜的,兴奋地去柜台交钱。我把一袋子硬币毛票倒在柜台上,文具店的工作人员跟我一起数了半天才数清。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钱不够!就算把回去乘车的钱也贴进去,要买到那把最便宜的二胡还差5分钱!
  我后悔啊,要是来的时候不坐汽车钱肯定够,要是之前每天再早点起身多找一些知了壳钱也会够啊……后悔也没用了!我眼巴巴地望着货架上那把刚才已经拿到我手里的二胡,转来转去,不愿离开,一直转悠着,早已过了晌午了,我也不吃饭,也不觉得饿……
  不知什么时候,工作人员找来了经理,向他介绍了我的情况。经理是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他一看到我可怜巴巴的样子就乐了,爽快地说:“孩子,别再这里转啦。我给你垫5分钱,你把二胡拿走吧。”
  我喜出望外,谢过经理,拿起二胡就往外飞跑。一路上几次开心得笑出了声。走累了,就停下来,坐在路边拉一会二胡,三十多里的返程觉得没费事就走完了。
  这是我的第一个“兴趣班”。这却是一个真正的兴趣班。没有功利,没有压力,只有孩子的童心、兴趣和无限的热情。